www.108adg.cn > bbin官方平台

bbin官方平台

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bbin官方平台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澳门网上赌博官网 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bbin官方平台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bbin官方平台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bbin官方平台原标题:[2019年反腐观察]②“打虎”持续发力,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今年1月,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持之以恒正风肃纪,坚定不移反腐惩恶。1月6日,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陈刚落马,成为2019年“首虎”。截至12月20日,中纪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已发布了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1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马明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是到目前为止今年最后一“虎”。同时,有23名中管干部被通报受到党纪政务处分。对比去年全年的成绩单,中纪委今年“打虎”力度不减,印证了那句话——反腐不会歇口气,永远在路上。数字背后,是中央坚定不移惩治腐败的决心和勇气,是全面从严治党实效性的不断提升。紧盯关键领域,瞄准“关键少数”2019年,中纪委“审查调查”栏目发布的20名中管干部接受审查调查消息中,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系第十七届、第十八届中央委员,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赵正永系中共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系第十九届中央委员(至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科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是十八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从身份上看,这20人既有一方“封疆大吏”,也有中央部委的主要领导,也有央企的负责人,涉及金融、质检、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并曾担任重要职务。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要突出重点、精准有力,紧盯重大工程、重点领域、关键岗位,强化对权力集中、资金密集、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这在“打虎”名单中有体现,例如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执行董事赵景文,均来自金融领域。从“打虎”频率来看,除11月外,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其中5月及8月查处人数最多,为3人。其中,5月落马三人为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向力力、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8月落马三人为河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徐光、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原院长张坚、河北省政府党组成员、副省长李谦。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十九大以来,至少已有辽宁、陕西、山东、江西等11个省区市共12名省(区市)政府原副职落马。党纪政务处分方面,中纪委网站今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与去年相比,数量有所增加。其中,有两名中管干部此前未有被查通报,直接公布处分决定,他们是中国南方电网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李庆奎和刚刚被通报的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赵仕杰。其中,多名原省部级干部都是退休多年后,又被揪出来,说明退休也并不能“平稳着陆”,责任是终身的。例如,因在孙小果案中“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已退休10年的云南省高院原院长赵仕杰因严重违纪,受到留党察看一年处分。精准画像,划出违纪问题红线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习近平总书记用“靶向治疗、精确惩治”八个字,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对此,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今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坚决纠正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行为;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思想上蜕化变质、组织上拉帮结派、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依法查处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坚决清除甘于被“围猎”的腐败分子,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这些查处重点在今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不少人的“双开”通报中呈现出共性,也有特色。例如,中国科协原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刚被指“政治上蜕变,丧失党性,毫无信仰,毫无敬畏,对党不忠诚不老实,搞两面派、做两面人,对抗组织审查,不如实说明问题,搞迷信活动”,这种“两面派”的画像,在不少落马干部的通报中频频提及。然而,陈刚学的是建筑系,其通报中提及“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则属于陈刚的独特印记。再比如,家风不正、家风不严是许多“老虎”的通病。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孟宏伟被通报“家风败坏,利用职务影响为其妻谋取职务,纵容其妻利用其职权搞特殊、谋私利”,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努尔·白克力“大搞家族式腐败”“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孟宏伟的通报中,尤其突出其特权思想极其严重,公权私用,滥权妄为,肆意挥霍国家资财满足家庭奢靡生活。破坏政治生态,在这些“老虎”身上或多或少有所体现。例如,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大搞权钱交易,收受礼品、礼金,严重破坏烟草系统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邢云“严重破坏党的选人用人制度及所任职地区的政治生态”,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杨克勤“严重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卖官鬻爵,破坏地方检察系统政治生态”等。如何及时肃清他们的流毒,是一项紧迫而持久的任务。违纪违法党员干部投案自首成“风潮”近两年,在纪检监察部门发布的违纪官员通报中,“投案自首”“主动投案”已成为高频词。去年以来,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风潮”。今年2月公布的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今年以来,主动投案的案例也不断出现,其中包括秦光荣、刘士余等原省部级“一把手”。今年5月9日,中纪委网站通报,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的主动投案,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对腐败分子来说,前方已是穷途末路,认清形势、尽早回头,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10天后,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此后,“主动投案”“配合审查调查”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截至目前,今年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值得关注的是,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携妻带儿”共同投案的现象。这些人当中,有的被纳入监察范围,自知问题终难掩盖,因而主动投案;有的为了得到从宽处罚、改过自新的机会,主动交代问题。党纪处分条例、监察法规定,对主动交代、自动投案的违纪违法人员,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分,在移送人民检察院时提出从宽处罚的建议。这一点不久前在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身上得到印证。4月18日,法院审理认为,艾文礼构成自首,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判处有期徒刑8年。刘士余的处分通报中提及,鉴于刘士余同志能够主动投案,如实交代违纪违法问题,认错悔错态度较好,按照“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对其可予从轻处理。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不敢腐”氛围的持续浓厚。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抛弃侥幸心理、放下思想包袱,选择相信组织、依靠组织,主动投案,已经成为十九大后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108adg.cn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www.108adg.cn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www.108adg.cn@qq.com